「狗屎!又來了,我又醒了。」

暖暖的陽光灑進我的睡房,刺眼的光芒讓我的眼睛睜不太開。「好痛!」我的頭痛到快爆炸,腦漿在沸騰,啵啵啵的快冒出來。唉,實在太殘忍了,竟然又讓我看到太陽公公的微笑。如果此刻的我,成為一具優雅又冰冷的屍體有多好!我的人生總是事與願違,就連「自殺!」也一樣。

這是我第十次嘗試結束生命,我以為這次我死定了,很可惜的!我又搞砸了。「他媽的!」我把頭埋進枕頭裡,放聲大哭。一旁是安眠藥的空罐子,我昨天到底吃了幾顆?

20顆?還是30顆?

反正都不重要了,事實証明,這牌子的安眠藥是個屁!我一定要去打電話去投訴。我看了安眠藥罐背後的服務電話,按下了客服的電話號碼。

「鈴…鈴…鈴…」

電話響了好一會才有人接聽。是個嗲聲嗲氣的女人:「喂!舒眠製藥你好,很高興為你服務。」我吸了一口氣,大吼著:「舒眠個屁!我昨天吃了一整罐,為什麼我沒死,我一定要去消基會告你們,賣我沒用的產品。」我竭盡所能的用難聽的字彙,連珠砲似的轟炸,那客服人員一直保持沉默。

「嘟嘟嘟…」

「狗屎!」那女人竟然掛我電話!我嘴裡咒罵著,猛力的把電話摔到地上。我喘著氣,望向窗外的天空。那該死的湛藍色,濃郁到溢出來。一想到等會上班的途中,要穿過耀眼的陽光、耀眼的人們,就令我的胃一陣抽痛。

「咦?那臭女人呢?」我起身走向客廳。客廳裡,學名叫做「老婆」的生物,正翹著腳在看電視。「他媽的!」我昨天自殺,她竟然一點也不擔心。我心中氣苦,走到她的面前擋住他的視線。

「我不讓妳看電視!」我心裡這樣想著。不過,這樣小小的報復舉動,反而讓我更加難過。因為,這女人完全不理我。突然間,我把臉貼近她,然後在他耳邊大叫:「臭女人,我昨天第十次自殺!」

她嚇了一跳,滿臉怒容的從沙發站起來,轉身就走進廚房。遠遠聽見她在尖叫:「混蛋,又來了!我快瘋了。」頓時,有一種勝利的感覺緩緩升起。

「哈哈!我贏了。」我舒了一口氣,心理面快活許多。說起來,我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們每幾天就要上演這樣的戲碼。

是從我第一次自殺之後?,還是——我撞見小敏跟安迪上床那天?「算了!這不是重點。」反正我在她眼裡,只是隱形人,連屁都不如。屁還有味道,我對她來說,啥都沒有!

一想到這裡,我就有氣。桌上正擺著她喝一半的咖啡,我用手猛力一掃。

「乓啷!」一聲。

杯子碎了一地,廚房裡又穿來她的叫聲:「天殺的!別折磨我,我求求你。」真爽!聽到了她求饒,我心滿意足的拍拍雙手。

「啊!要遲到了!」牆上時鐘的時間指著八點半。我抓了公事包往就外衝。當初會買這間爛房子,就是因為離捷運很近,十分鐘就到了。不過,也因為距離很近,所以我第一次自殺,就是發生在捷運站。我一面快步走向捷運站,一面回想著第一次自殺的那一天……

那天…是我發現小敏跟安迪上床的那天。

當晚凌晨十二點,我一路狂奔到捷運站。就在捷運列車進站的同時,我從月台跳了下去。隨後列車發出尖銳的煞車聲。然後我就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覺。等我醒來以後,我已經躺在家裡的床上。

「唉,我竟然是被煞車聲給嚇昏了!丟臉到家了。」

從那次自殺後,小敏就開始漠視我,把我當成屁,喔不!是連屁都不如。一想到此處,就覺得活著好痛苦,我需要一個安靜又舒服的角落,讓我自顧自憐。於是我上車後,特地找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這時,遠遠走來一個帶著眼鏡的肥婆,她身上的廉價香水味飄來,讓我幾乎作嘔。
我用手捏住了鼻子,斜眼瞪著她。只見她左顧右盼,似乎在找座位,最後她望向我這邊,笑吟吟地走來。

「你敢過來我就殺了妳,臭死人的肥婆!」我在心中吶喊著。
其實,我是真的很想站起來,指著她這樣大吼,但是我沒膽。一直以來,我都是大家口中的「孬種先生」,從小被欺負也不敢還手。我想就是因為我這懦弱的個性,小敏才會跟安迪上床的。題外話就先別說了,剛剛那個肥婆,已經走到我的面前。她笑了一下,轉身就要坐下來。

「這太扯了吧!」旁邊還那麼多空位,為什麼她一定要來搶窗戶旁的位置咧。

眼看一大坨鬆垮的五花肉,就快壓到我的重要部位。我連忙側身站了起來,惡狠狠地瞪著她。好一個肥婆,裝作若無其事的霸佔我的座位,還在跟旁邊的人點頭微笑。車廂上所有人都裝做不知道,依舊看書的看書,睡覺的睡覺。

「太過分了吧!」這是什麼樣的社會?整節車廂竟然沒有人要出來主持公道。我一直站在那肥婆面前,死盯著她看,看她什麼時候「羞恥心」發現,會起身把座位還給我。只見她連打了好幾個呵欠,竟然就這樣睡著了。

「嗶嗶嗶…嗶嗶嗶…」眼看已經到站了,那肥婆還坐著打盹。我心念一動,猛然用手一撥,的把她的眼鏡給拍掉,那肥婆忽然驚醒,一旁的乘客也嚇了一跳。

「啪哩!」的一聲。

好巧不巧,她的眼鏡就被下車的人潮給踩壞了。我抿嘴竊笑,趕緊混入人群中偷偷溜下車。

「過癮!」我終於出了一口怨氣,給那個肥婆好看了。

一出了車站,我還在為剛剛的事感到驕傲,忽然眼前人影一閃,有人撲了過來,我急忙側身避過。眼前出現一個滿臉坑疤,臭氣熏天的老頭,正對我傻笑著。這傢伙我知道!他是住在車站前面公園的街友,是一個老瘋子,整日胡言亂語。

這老瘋子從我小的時候,就在公園那邊出沒了。那時候長輩都交代說,別跟老瘋子聊天,聊久會發瘋的。所以我從小就對他敬而遠之,聽說他之前是很有名的靈媒,因為洩漏太多天機而遭到報應,所以精神錯亂了。

只見他歪著頭,眼睛直盯著我發愣,嘴裡還念念有詞,忽然間,對我大吼:「小兄弟,有不乾淨的東西啊,哎呀!哎呀!」我不禁皺眉,車站門口人來人往都朝這邊看。真是丟臉到一個極點。

我「呸!」了一聲,正打算快步離開,那老瘋子竟然張開雙手,擋在我面前。只見他對我裂嘴一笑,露出一張滿口焦黃的爛牙,看得我頭皮發麻,我怒道:「快讓開,我要報警了。」那老瘋子倒也識趣,一聽到警察就趕緊蹲下,口中喃喃的說:「別抓我!別抓我!」

我悄悄地閃過他,快步地跑開,遠遠的還聽到他在喊著:「小兄弟,要當心啊,不乾淨的東西!嘿嘿嘿…」

「死瘋子!」我摀住耳朵往前衝,一路跑到公司的電梯門口,才鬆了一口氣。真倒楣!一早就遇到瘋子,說什麼不乾淨的東西,害我大白天的,就感覺不舒服。
不過,說也奇怪,從第一次自殺後,我就開始遇到怪事。例如:常常看到飄忽的白色人影,還有莫名其妙聽到有人叫我名子。更可怕的,我總感覺有人在我背後,偷偷跟著我。

「去!」我幹什麼自己嚇自己,都是那個老瘋子,跟他多說話,真的會發瘋。

我閉上眼睛深呼吸,振作一下精神,然後按了上樓的電梯。

「那…那是什麼?」

忽然間,我全身像觸電一樣,從頭皮麻到腳跟。我吞了一口口水,背上冷汗直流。就在鏡面的電梯大門上,映照出一個白衣女子的影像,低著頭站在我的背後,整張臉都被長長的頭髮遮住,詭異莫名。

「不會吧!」大白天的,我就看到了那玩意兒,難道,那個死瘋子說的是真的?我連忙閉上眼睛,我不斷告訴自己,那是幻覺,是幻覺!「叮咚!」電梯門打開了,我幾乎是閉著眼睛走進去的,直到電梯門關起來,我才把緩緩地把眼睛睜開。

消失了!剛剛看到的白衣女子不見了!

「呼——」我吐了一口大氣,用顫抖的手按下我辦公室的樓層。果然是幻覺,真是夠恐怖的,腿還抖個不停,剛剛我一度還以為我要失禁了。

「幻覺,是幻覺!」我不斷的深呼吸,鎮定心神!一出電梯門,公司的總機小姐正巧要進來,我對她抱以微笑:「早啊,艾咪!今天的天氣不錯喔。」只見她面無表情,連看都沒看我一眼,就坐著電梯下樓了,留下我僵在原地。

「他媽的!」那娘們竟然完全不理我。

不只是她,公司每個人都對我冷淡到極點。從第一次自殺之後,他們非常明顯的排擠我。

「算了!每天都一樣,一群幼稚的人。」我心理這樣想著,這樣會釋懷一點。我心裡面暗罵著艾咪的祖宗十八代,一面往廁所走去。我習慣到公司以後,先來去廁所蹲一下,這樣不但可以摸魚,而且又可以聽到很多公司的八卦。

只是,今天的情況有點不同,當我走進男廁時,眼前一張公告吸引了我目光,上頭寫著:

最近公司怪異事件頻傳,為了安全起見,暫時取消加班制度,員工請勿在下班後逗留在公司,也請勿渲染怪力亂神之謠言。

下面一行小字寫著「管理部敬上」。

媽呀!不會是我剛剛看到的「那個東西」吧?太恐怖了,我還以為是幻覺,原來真的有,還不時會出沒在公司…

天啊!我越想越毛,正打算要快步離開廁所時,聽見外頭有人在講話。

「老李!公司最近有沒有新鮮事啊?」
「你是工作量太少喔,還新鮮事咧。」

聲音聽起來,是坐我隔壁的小張跟老李的聲音。哈!他們倆個最八卦了,我連忙躲進最後一間廁所,坐在馬桶上,偷偷聽聽他們的對話。

「喂!你有沒有看到公告?」
「啥公告?你升官啦!」
「想的美啦,我是說那個『怪異事件』的公告啦,你會不會怕啊。」
「怕什麼!一定是假的啦。」
「聽說是真的耶!艾咪說那天他比較晚下班,她有看到…」
「看到什麼?」
「就在阿傑的座位…」
「怎樣?」
「有靈異事件發生!」
「噓!別在公司提這個…」

「嘩啦…」接下來傳來沖水聲,他們似乎走出廁所了。阿傑?整個公司,只有我叫阿傑啊!就在我位置,有…有靈異事件?難道是剛剛看到的…

「媽呀!」我會不會太倒楣啊?忽然,廁所外又傳來腳步聲,又有人進來了。

「哈囉,我好想你喔。」

一個熟悉又令人厭惡的聲音響起,那是我的主管安迪的聲音。他聽起來似乎在講電話:「親親小敏敏,今天要約嗎?我特別想要呢,早上我來特別吃了一些「補」的。嘿嘿!我下班到妳家找妳囉。」

「他媽的!」他竟然在跟我「老婆」講電話。還親親小敏敏咧,這個死畜生!不要臉至極了。只聽安迪續道:「怕什麼!在妳家可以省汽車旅館的錢啊,而且又方便。」

「有沒有搞錯!」他這是什麼意思?要到我家?我買的房子、我的老婆、我的床,你竟然理所當然的使用,這傢伙是混蛋界中的佼佼者了。耳邊聽到安迪正對我「老婆」說著噁心又肉麻的情話,一句句像是用湯匙在剜著我的心,還是很鈍的那種湯匙。

我坐在這裡,聽著外頭噁心的對話,這真是極度的煎熬啊!我一有股衝動,好想衝出去宰了他,把他的頭按在馬桶裡,我還會特別挑忘記沖水的那個馬桶。說是這樣說,不過我知道我沒膽量。我打不過他!他又高又魁武,像牛一樣強壯。

就算是我打得過他,我也不敢動手,他是我主管,我的房貸還沒繳完…「唉!我真是窩囊廢。」我在心裡面罵著自己。忽然間,我想到了剛剛的公告,我心生一計。我吸了一口氣,發出「嗚——」的聲音,然後猛力拍著門。

「啪!啪!啪!啪!啪!」我使盡吃奶的力氣拍著。

在一連串拍門的聲響過後,安迪忽然沉默了,接著聽見一聲怒吼:「是哪個人在搞怪,我一定要把你揪出來。」

「碰!」的一聲。

他似乎踢開了某一間廁所的門。

「碰!」又踢開另一間的門,聽起來他是一間間的在檢查了。

「我命休矣!」他不但不害怕,還一間一間的查看。這下子!我遲早會他揪出來毒打一頓的。

「碰!」
「碰!」
「碰!」

眼看所有廁所的門都被踢開了。終於,只剩下我的這間了。我嘆了一聲,閉上眼睛等死。

「碰!」

我這間的廁所門被一腳踹開,我雙手一攤,準備接受慘忍的酷刑。出乎意料的!他只看了我一眼。就「咦?」的一聲,神色緊張地轉身離去。「我的天哪!」這畜生什麼時候開始有良知了,這猩猩竟然進化到擁有羞恥心。這真是人類進化史上的突破了。他總算知道,在廁所裡跟同事的老婆通電話,討論去哪裡上床是不對的事。

總之,我還是快回到座位吧,免得被他懷疑。我迅速地起身,走到洗手台,拿下眼鏡洗了一把臉,冰涼的感覺可以讓我冷靜一下。我甩了一下手,把眼鏡再戴起來。一看到鏡子,我登時發出呻吟。

那…那個白衣長髮女,竟然就站在我的背後。而且還要正要伸手搭我的肩膀。「啊——」我慘叫一聲,雙腿一軟就蹲了下去。我的寒毛直竪,被嚇到魂飛魄散。我閉著眼睛大叫:「不要抓我!不要抓我,我很快就會去妳那個世界,到時候我們再喝杯咖啡聊聊,現在先不要來找我。」

忽然外頭傳來聲響,似乎有人要進廁所了。我心想,救星到了!不管是誰,他這泡尿來得真是及時。我連忙喊著:「快進來啊!救人啊!」

背後傳來一聲嘆息聲,隨後一陣風掠過,我背後一涼,我緩緩地轉頭瞄了一下。那女的不見了?只有一個打掃的阿婆,正拿著拖把進來。我鬆了一口氣,全身酸軟,幾乎是用爬的方式,爬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一時間,我還喘不過氣來,剛剛那場景,實在太驚悚了。我在座位上,不停的喘著氣。過了很久情緒才稍微平復。

我忽然想到,剛剛我是用「爬」進來的,模樣一定很狼狽。我咳嗽一聲,偷眼看一下同事反應。只見聊天的、講電話的、化妝的,沒半個人注意我。

「靠!」他們還真夠冷漠的,就連我像狗一樣爬進來,都不當一回事,真是可惡!等等我把褲子脫了,光屁股跑一圈好了,看看他們會不會理我。我「哼!」了一聲,順手打開了電腦的電源。

忽然,辦公室一片靜默,所有人都向我這邊望來。

我被大家的舉動給嚇了一跳,趕緊回頭看了一下,是不是那女的…跟來了。還好,我背後空無一人。我回過頭來暗罵:「這些傢伙還真怪,剛剛我爬進來你們沒人甩我,現在我只是打開電腦,你們卻又注意起我來了,一群瘋子。」

我突然想到,剛剛小張在廁所說過,我的座位會發生…靈異事件。「狗屎!」難怪這些人,一臉等著看好戲的樣子。我故作鎮定,面無表情的盯著電腦,心裡已經把所有同事罵過一輪。正要罵第二輪的時候,安迪忽然起身,大聲地說:「做什麼!都不用上班嗎?大驚小怪。」

那些原本轉頭看我的人,連忙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。安迪「哼!」了一聲,嘴裡咕噥著一些尖酸刻薄的話。也多虧了這隻猩猩,眾人的目光還真是讓我渾身不自在。這一連串的狀況,搞得我已經沒有心情上班了!一大早三魂就被嚇去兩魂。反正我也沒事可以做,乾脆規劃一下,晚上用什麼方式來自殺好了。

想著想著,眼皮變得好重。周公化身成性感美女,正誘惑著我去下棋。「他媽的!」反正你們也不關心我,我先睡幾個小時再說,今天一大早,我就感到特別地疲倦。我把手機鬧鐘設定在中午十二點,一趴下去就進入夢鄉了。

「鈴鈴鈴…」桌上的電話鈴聲,驚醒睡夢中的我。

可惡,我才剛睡著!我手忙腳亂的戴上眼鏡,正要伸手去拿話筒,那鈴聲忽然斷了,那鈴聲就好像是特意來叫醒我一樣。「真是夠了!」我詛咒剛剛打電話給我的人,出門被車撞死。我深呼吸一下,慵懶地伸個懶腰,環顧四周。我這一看,險些從座位跌下來。「媽呀!」公司的人竟然都不見了。現在到底幾點啊?窗外怎麼這麼黑。

我記得我才睡一下下,怎麼人全跑光了。重點是,窗外怎麼天黑了?偌大的辦公室一片漆黑,只剩我面前的電腦螢幕發出微弱的亮光。我看一下錶。「有沒有搞錯!」凌晨十二點?我明明設定中午十二點啊!這時,我的腦海中回想起今天看到的那公告:

最近公司怪異事件頻傳,為了安全起見,請勿在下班後逗留在公司…

我吞了一口口水,匆忙地收拾公事包,關了電腦的電源,打算一路狂奔回家。一站起身,一張慘白的臉出現在面前,那張臉的鼻尖幾乎要貼到我的鼻尖了。

「啊——」

我發出足以震破玻璃的尖銳叫聲,連滾帶爬的往後逃開,逃跑的同時,還不忘回頭看了一眼。不看還好,一看腳軟!又是早上那個白衣長髮的女子!她緩緩抬起手來,對我招呀招的,要我過去。「去妳的!」我又不是白痴,誰會過去啊!

只聽到他幽幽地說:「別走,我好不容易等到你…」

這下我跑的更快了,她後面還說了一些話,我根本不敢細聽,早已經奪門而出了。出電梯的時候,我還不小心絆了一下,在地上滾了兩圈。我掙扎著爬起來,顧不得疼痛,一跛一跛的跑到捷運站。還好,捷運最後一班車是十二點半,還來得及。我快步的往月台走去,腳痛得讓我幾乎暈了過去。

「小朋友,不乾淨的東西喔,嘿!嘿!」一個沙啞的嗓音,回蕩在寂靜的夜裡。他媽的!那個老瘋子又出來了,就是他害的,一大早就給我觸霉頭。我轉頭對他怒目而視,他正一面翻著垃圾筒,一面抬著頭對我笑著。

一看到他,胸口頓時燃起熊熊怒火,我指著他大罵:「死瘋子!臭瘋子!一輩子吃垃圾,所以你嘴巴才會這麼賤。」那個老瘋子搔搔頭傻笑:「我覺得垃圾很好啊,我剛剛翻到半支雞腿喔!本大師過很爽快,又不會像你一樣自殺。」

我瞪大眼睛望著他,這老瘋子怎麼知道我自殺?一定是之前我在捷運跳軌那次,新聞鬧太大,連這死瘋子都知道了。我「哼!」了一聲,不屑與他爭辯,轉頭就往月台走。而那老瘋子竟然發起瘋來,邊跳舞邊叫著:「小鬼頭愛自殺,膽小鬼,羞羞臉,沒有種,哈哈哈!」

我摀上耳朵不理他,我幹麻跟瘋子計較,由他去吧!反正他是個瘋子,跟我這種菁英份子相比,差了十萬八千里,我過得比他好得多了。

我…過得比他好得多了…

在回家的路上,我開始問我自己:「我…真的過得比他好嗎?」照理說,應該是啊?我有好的工作,有房、有車、有老婆。而那瘋子,一無所有。那…我為什麼要自殺?因為小敏?還是因為被眾人冷落?

「唉!」我長嘆了一聲,不知不覺地回到家門前,我掏出鑰匙開了門,剛踏入客廳那一剎那,我聽到女人的呻吟聲,還夾雜著男人的喘息聲。我的心,被這聲音給重重的捶了一下,龜裂了…我吸了一口氣,走向我的臥房。

臥房的房門半掩,我躡足靠近那房門的空隙。

映入眼簾的,是床上一個男子的背影。古銅色的肌膚上全是汗水,那男子結實的臀部肌肉,規律的上下擺動。還有一雙粉嫩白膩的腿,正緊緊的纏著男子的腰際。那是…我的「老婆」的腿,上頭還戴著我送她的腳鍊。原本就龜裂的心,「啪哩!」的一聲整個碎裂了。

我默默的退了一步,逃離了眼前的畫面。回到了客廳,攤坐在沙發上,雙手用力的扯著自己的頭髮。

「我好不甘心!我好恨!」

我拿起電視機的遙控器,然後把音量調到最大。我想這樣一來,他們也許會收斂一點,把門關起來再辦事。此時,臥房傳來腳步聲。安迪那混蛋!光著屁股就跑出來,後面跟著一絲不掛的「我的老婆」。

看著小敏的胴體,胸口一陣酸楚。這竟然是我近幾年來,唯一的一次見到她在我面前裸體。安迪對我視而不見,直接走過去把電源關掉。

「他媽的!」竟然不把我當一回事,我吵死你們!我立刻用遙控器再打開電視。他們兩個對望了一眼,小敏的臉色極為難看。安迪發出怒吼聲,拔腿衝來。我嚇了一跳,連忙躲到沙發後面。安迪氣呼呼地對我大吼:「我就是要睡你的老婆,你想怎樣!」

我低著頭流淚,我是真的不敢對他怎樣。

安迪罵了一會,就把電視機的電源給拔掉,然後把遙控器給摔爛,轉身就牽著小敏進了房間,展開第二回合…此刻,我應該是全世界最明白「萬念俱灰」,這四個字的意涵的人。我的懦弱程度,可以列進金氏世界紀錄。「孬種先生」做點什麼吧,你要報復他們,你一定要報復他們!

我吸了一口氣,默默地走到了浴室。拿了刮鬍刀,抽出了裡面的刀片…

我對接下來發生的事,印象很模糊,我依稀記得,我手腕上有一條長長的口子。很痛!痛到骨子裡了;但是——心,更痛。「神啊!別再讓我醒來了。」這是在我還有意識之前,吐出的最後一句話。

「…」
「……」
「……好痛!」

手腕上一陣劇痛,驚醒了我,那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痛,讓我不由得發出呻吟。我睜開眼睛,看見浴室的天花板。我嘆了一口氣,哭了起來:「狗屎!又來了,我又醒了。」我看了一下錶,又是早上八點,我還瞥見手上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。

我腳步蹣跚地走了出去,客廳的沙發上,小敏正喝著咖啡,看著報紙。我默默的拿了桌上的公事包,緩步的走出家門。今天又是一個艷陽天,路上的行人,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很耀眼。在捷運車廂中,我低著頭啜泣,身旁的人照舊沒人理睬我。

到站了,我下了車。又看那個老瘋子,傻笑著對我揮手。不知怎麼的,今天我覺得他也很耀眼。忽然間,一則新聞報導引起了我的關注。

晨間新聞的主播說著:「捷運車廂驚傳靈異事件!昨天台北某一婦人,在捷運上小睡片刻。臉上戴著的眼鏡,忽然憑空飛起?嚇壞了所有乘客。而這整個過程,都被一旁的高中生,用手機全程錄下,我們來看一下當時的畫面。」

電視機裡畫面一轉,出現晃動且模糊的影像。電視螢幕中的捷運車廂裡,坐著一個肥胖的女人。「咦?」這肥婆好面熟啊!這不就是昨天搶我位置的那肥婆嗎?畫面中,那肥婆正低著頭打盹。忽然間,她的眼鏡飛起,摔落在地上,接著就被下車的人潮給踩壞了。

「這場景好熟啊?」這節車廂、這些乘客、這個座位,都跟昨天一樣…可是,「我」在哪裡?為什麼畫面中沒有我啊?我張大了嘴合不起來,這太詭異了!

「喂!」

一隻手猛然搭上了我的肩,我整個人跳了起來。「他媽的!是誰要嚇死我啦。」我一面吼著一面轉頭。眼前站著一個相當秀麗的年輕女孩,綁著高高的馬尾,穿著粉紅色的洋裝,正對著我甜甜地笑。

我趕緊把衝到喉頭的髒話給吞了回去,咳嗽了一聲,說:「小姐,妳找我?」那女孩拍拍手,笑著說:「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,你昨天真的跑的太快了,我叫你都不理我。」

「昨天?」

這小妞再說啥啊?我昨天哪有見過她,這是最流行的搭訕方式嗎?我還是告訴他我沒帶錢,要他去找別人搭訕吧。我正要開口,她忽然嘆氣說:「我等了好久,好不容易等到你…」

這聲音好熟啊?我正納悶著。忽然間!我想到了某件事,我吞了一口口水,顫聲說:「妳…剛剛說什麼,可以再說一次嗎。」她笑了笑,解開了頭上的髮帶,甩甩頭,然後把長髮撥弄到面前,遮住了臉,尖起嗓子說:「別走,我好不容易等到你…」

「我的媽呀!」我的雙腿此刻比麻糬還軟。就是這個聲音!昨天凌晨12點出現的…的那女人。我腿一軟坐倒在地,口中默念著阿彌陀佛、觀世音菩薩、聖母瑪利亞的名子,我甚至還叫出超人克拉克的名子。

只見她「啐!」的一聲,又把頭髮紮成馬尾,笑道:「真的沒遇過你這種膽小鬼,快起來啦!我是人,活生生的人。」我半信半疑地打量著她。

說真的,她今天看起來一點都不恐怖,還挺美的。我慢慢站起身,小聲問:「那…那妳昨天幹麻嚇我,差點被妳嚇到尿出來。」

她嘟起嘴巴,表情略有不悅的說:「那是你自己嚇自己!我只是要找你講話,誰知道你那麼沒膽。我今天還特地為了你,梳妝打扮了一下,就是怕你看到我,又拔腿就跑。」

我跟她說了這麼久的話,看起來眼前這女人,應該不是「那個東西」才對。我鬆了一口氣:「你不知道我們公司,最近傳出靈異事件,妳頭髮這麼長,又穿著白色衣服神出鬼沒的,會嚇死人的。」

那女孩沉吟了一下,說:「你們公司,真的徘徊著不乾淨的東西喔。」我吃了一驚:「真的假的?你怎麼會知道?」她微笑著說:「因為,你們公司找我來處理靈異事件啊!」

我睜大眼睛看著她:「妳?所以妳是法師,要來做法嗎?妳看起來不像啊!」

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:「我不是法師啦,我只是可以看得見某種東西,而且可以跟他們溝通。」「喔——」我嘴巴圈成一個O字型。

她笑吟吟的說:「現在你懂了吧!我是來幫你們公司處理冤魂的喔。」我忍不住道:「那關我啥事啊,妳做什麼一直要找我呢?」她低嘆了一聲:「唉,你剛剛看了新聞,還是不懂嗎?」我搖搖頭,這女的在說什麼啊?無厘頭到極點了。

她又嘆了一聲:「你們公司有冤魂!」

我已經開始不耐煩了,皺眉說:「我知道,妳說過了。」她嘴一張,正欲開口。我手一揮打斷她的話頭,提高音量說:「小姐不好意思!我現在要趕去上班。我可不想加班到深夜,然後碰到妳口中的『冤魂』。」

我一面說,一面做了一個再見的手勢,轉身離開,我打算用最快的速度,甩開這個無厘頭少女。

「阿傑,你就是那個冤魂!」

我陡然停下腳步,緩緩地轉過頭,勉強擠出一點笑容:「小姐!妳…妳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。」我的聲音聽起來沙啞乾澀,我是真的被她這句話給嚇著了。她緩緩走近我身邊,從包包裡掏出一份報紙攤開,手指著某條新聞的標題。我只看到一半,心中就有股不祥的念頭竄起。

報紙上斗大的標題寫著:

XX捷運站,驚傳跳軌事件,自殺男子當場死亡。

我吸了一口氣,繼續往下看。報紙上還附上死者的照片,我瞥了一眼,忍不住發出呻吟。

「他媽的!那是我的照片——」

我頹然坐倒在地,半响說不出話來。這不是真的吧!我早就死了?那女的略為欠身,輕聲說:「阿傑先生,我可以坐你旁邊嗎?」我望著她,緩緩點頭。我到現在,還是不敢相信我已經…死了?

她把包包放在地上,蹲坐在我的身旁。她又從包包裡拿出一些文件,轉頭對我說:「這些資料,是你老婆跟你的公司提供給我的,裡面整理了從你死了以後所出現的種種異狀,我條列出來了。」我順著她的指引看去,上頭密密麻麻寫了一些東西:

1. 每天一早,他的座位電腦會無故開機。
2. 他要把我逼瘋了,有時候會聽到他在我耳邊大吼。
3. 水龍頭會莫名妙的自動沖水。
4. 電視機常會自動打開,關掉了還會再開。
5. 杯子常常無緣無故的摔破。
6. 最後一間的廁所裡明明沒人,卻常常傳出怪聲。
7. 晚上有時候會聽到淒厲地呻吟聲。
8. 有時候…

「夠了!」我只看到一半,我就看不下去了。我抱著頭哭了起來,不知道為什麼,我心裡覺得好難過。她將文件折疊好,嘆了一口氣說:「你真的以為『死了』,就從此一了百了嗎?」

我哭著點點頭。

一直以來,我是真的以為「死了」就沒事了!我擦了一下眼淚,說:「死了以後會失去知覺,從此消失,再也不會痛苦了。」她搖搖頭:「死亡!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,但是前提是『有價值』的死去。」

「有價值?」我不解的問,我不懂死亡要如何評斷價值,死了不就結束了嗎?

她嘆了一口氣:「如何評斷自己的價值,真的是一門很難的課題。簡單來說——就是你的一生有多少人關心你,有多少人愛妳,就代表著你活著的時候的價值。」
我苦笑著說:「那我想我是全世界最沒價值的人。」

我把頭埋進去雙掌裡,又哭了起來,我嘶吼著:「不管是同學、同事、還是家人!從小到大,沒人關心過我!沒人愛我!」她平靜地說:「他們不關心你,你可以去關心他們;他們不愛你,你可以主動去愛他們啊。」

我陡然震了一下!喃喃的道:「是啊,我怎麼從來沒想到?」這是很簡單的道理,我卻從沒想過。我拼命地尋死,整日怨天尤人,認為大家都對我不好。但是,我又何嘗主動去關心別人嗎?

她接著說:「你有嘗試過一天不抱怨嗎?你有嘗試過去解決眼前的問嗎?」

我羞愧的低著頭,她說的對極了!我這輩子說過最多的話,就是抱怨跟髒話!而且我面對問題,都是擺著不管,幻想著某一天醒來,問題就會消失了,我真是愚蠢自私到極點了!

一想到此處,我又痛哭起來。「你別哭了,『哭』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。」她安慰著說。但是,我的眼淚就是止不住。我真的是夠糟糕的,老瘋子說的對,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膽小鬼!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人生,不斷的逃避。

我一直覺得,我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。不過仔細想想,我往往忽略了,有許多比我更辛苦的人,他們都很認真的活著,也很努力的活著。就像老瘋子,他沒有錢、沒有工作、沒有老婆,但是他有「笑容」,我沒有。

我哽咽地說:「我好後悔,我一輩子都在逃,我到生命最後一刻,還在逃避。」她嘆了一口氣,眼神充滿憐憫:「唉,你選擇了一種最差勁的方式結束生命,逃避了所有的問題。但是,你卻不知道,你這樣做造成的影響有多大嗎。」

我抬頭起來,一臉不解的望著她:「影響?我只是一個小人物啊,死了會有什麼影響嗎。」她表情凝重,從包包裡再拿出報紙來。我皺著眉,有點不悅的說:「我看過了,我知道我死了,妳不需要一直提醒我。」她搖搖頭:「你剛剛並沒有看完,你再仔細看看內容。」

我心不甘情不願地瞄了一眼,明明就是一樣的標題:

XX捷運站,驚傳跳軌事件,自殺男子當場死亡…

咦?下面還有一行小字:

捷運列車緊急煞車,造成16名乘客輕重傷,其中一名吳姓女學生傷勢最重,送醫急救後雖無生命危險,但主治醫師遺憾地表示,吳姓女學生下半身恐將從此癱瘓…

我張大了口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我不敢置信的看著這行字,我獃住不知道多久,終於!我崩潰了。

「為什麼會這樣!為什麼會這樣!為什麼會這樣…」

我心中愧疚到極點,我哭喊:「我對不起他們,我對不起那學生,我不是故意的…我不是故意的…」她安靜地坐在一旁看著我,一直等我稍微平復了以後,她才道:「往生者的靈魂,如果是充滿怨念,那麼將會不斷地徘徊在人世中,得不到重生的機會。」

她看了我一眼,接著說:「而『自殺』者的靈魂,則是直接進入現實與幻想的迴圈裡,不斷重複地承受生前所有的苦難。」她沉默了一會,才又開口說:「所以你每天都想死,卻永遠死不了。」

她續道:「你會不斷地承受你之前所逃避的一切,不管是人、事、物,都會不斷的重演著,這是一個無盡的循環。」她的話讓我不寒而慄,我害怕被同事忽視,所以我每天會回公司去面對同事;我害怕見到阿敏跟安迪亂搞,所以我不斷的撞見他們在…

她緩緩一字一字地說:「這就是自殺者的——無間地獄」我面如死灰,我死了!但是,其實我仍活著,在「無間地獄」中活著。我怔呆住說不出來話,我心中絕望至極!

不過,這樣也好,反正我是這麼糟糕的傢伙,這是最適合我待的地方。我對她笑了一下:「也許這是我的報應!我這種人,只適合活在無間地獄裡。」

她沉吟了一會:「其實,我是特地來告訴你,不是沒有辦法脫離現狀的。」

我不解地望向她:「什麼意思?」她緩緩地說:「你必須贖罪!你才可以脫離現狀。」
我大叫:「我已經死了!所有人都看不見我,我還能做什麼?怎麼贖罪?」

她淺淺一笑:「你必須去幫助七七四十九個徘徊人世的靈魂,消去他們的怨念,讓他們再去幫助另外四十九個悲傷的靈魂。如此一來,你就可以輪迴了。」我不解地問:「我要去哪找四十九個悲傷的靈魂?我們看的到彼此嗎?」

她說:「看的到,他們一直都在。只是之前的你,被負面的情緒所矇蔽才看不見。只要你發自內心想幫助他們,你就會看的到。」「我做的到嗎?像我這麼沒用的人能夠幫助誰呢。」我在心中打了一個大問號。

「只要有『心』就可以,你剛剛已經幫助第一個靈魂了。」她笑著說。我滿臉疑惑地抬頭望著她,心裡頭思索著她話中的涵義。她站起身來拍拍屁股的灰塵,微笑說:「我時候到了,我要走了。」

我急道:「妳要走了?我還很多話問妳呢。」
忽然間,她整個人發出柔和的光芒,她的身體竟然變成透明的。我驚訝地問:「妳…妳的身體?」她對我甜甜地一笑,那笑容是如此的溫暖,如此地令人安心。她平靜地說:「當我知道我無法走路以後,我無法承受這打擊,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煎熬。於是,某天夜裡,我吞了一整瓶的安眠藥…」

我顫聲說:「妳…妳是…」

她輕聲說著:「你是我第四十九個幫助的靈魂,原本我很恨你,不過我已經不恨了。因為你剛剛…已經跟我說對不起了。」她露出淡淡的笑容,全身發出一陣刺眼的亮光,我不由得閉上眼。等我睜開眼睛以後,那女孩已經消失在我的面前。
我,淚流不止,跪在地上失聲痛哭。

因為,我知道她是誰…我害了她!

而她…卻幫了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墨傑 的頭像
墨傑

墨傑-

墨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