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【曹孟德】

建安二十四年,子時……

星月無光,夜色茫茫,帷幄中燭火搖曳。我,頭痛欲裂,沙盤上,樊城的情勢緊張,放眼我軍之中,竟無能人獻策,可悲!

黑衣探子風塵僕僕,報:「關羽率衆圍困樊城,大雨未停,漢水汎溢,七軍……皆沒,龐德將軍被關羽斬了,于禁將軍……降了關羽。」探子語畢,眾將領一陣騷動,面露懼色。

他娘的賊老天,真要找阿瞞的晦氣,多日大雨,想要我兵敗如山倒?我呸!這些不成材的庸人,我,曹孟德都記住了,哪些是沉不住氣的傢伙,老子日後再好好調教。

探子又報:「梁、郟、陸渾羣盜,耳聞關羽印號,都蜂擁投靠,結成了支黨,關羽名號當真威震華夏……」殺!我按住配刀,手起刀落,立時斬了這個口沒遮攔的探子,他的腦袋滾了下來,落在我的腳邊。

我踩著那顆腦袋,環顧眾人:「威震華夏?呸!口不擇言、擾亂軍心者,斬!」眾將領都低下頭一片靜默。我將那顆腦袋給踢開,坐回椅子上。

「報——」

門外又有探子來報?難道樊城丟了?我手一擺,道:「讓他進來!」這探子神情慌亂,腳步不穩,踩到地上的血跡險些滑倒,他瞥見滾落在一旁的頭顱,連忙跪倒:「主公,報、報……」

我揮了揮手,道:「莫慌,說。」那探子全身抖的厲害,顫聲道:「信、信!」語畢,探子從懷裡拿出一封書信遞了上來,我道:「可以了,退下!」

我拆開來這封信,上頭只有五個字:救樊城,權可!

我看完了以後,把信放在油燈上燒了,這是此人所送來的第二封信,我尚未知曉此人身分。不過,這個人的第一封信,早在上個月我就收到了。第一封信的內容,也只有短短八個字:羽攻襄樊,水淹七軍!

蜀國北伐,關羽先奪襄樊,不難猜,但此人料中水淹七軍,若非通天之智,豈能預料天候。信裡表面助魏,但別有居心,嘿!耐人尋味。

我深吸一口氣,緩緩道:「眾將士,關羽圍樊,何解?」眾將領面面相覷,或著竊竊私語,但是沒有一人能提出策略來。望著眾將士的神態,我不禁長歎,郭奉孝逝去,曹營從此竟無能人?實在可歎。

「曹公,關羽勢猛,不如遷都以避其銳?」我望向提議之人,原來是滿寵,果然是保守派的做法,先避其鋒,再謀反擊,雖然合情合理,但是愚蠢至極!

我不動聲色,手指輕輕敲著桌面,對於滿寵的提案不置可否,眾將士又陷入一片靜默。其實,對於解樊城之危,我心中早有計較,但是不可提!所謂的「謀」,就是「言」與「某」,必須要由某人來說,才算是「謀」,我說的話,就是「令」了。曹孟德麾下的將領,豈能只做聽令行事的蠢材。

「主公,這裡有一計,可解樊成之危,還可削弱蜀國的軍力,一石二鳥。」說話的人是蔣濟,此人平時行事低調,穩健有餘,可才幹不足,今日危機之際建言,頗令我意外,我手一揮:「說!」

蔣濟拱了拱手,道:「關羽連戰皆捷,意氣風發,但吳國的孫權必定不願見到如此發展。我方可遣使者力勸孫權躡其後,這樣一來,樊城之圍自解。」蔣濟此計與我胸中之謀相符,可是以他的才幹能夠獻此良計,我不信,背後必有高人指點。

我故作不悅,猛然拍桌,沉聲道:「此計差已,黃毛小兒與劉備早有盟約,如何為我方出力?」我瞪視著蔣濟,且看他如何應對,只見蔣濟被我這一問,明顯的侷促不安起來。

這時,蔣濟背後轉出一個人影來,我定睛一看,正是仲達。只見他略為欠身,不急不徐的道:「許割江南以封孫權,藉此結盟吳國,加上孫權覬覦荊州已久,此計可成。」

嘿,司馬懿這小子,原來就是蔣濟身後的藏鏡之人,此人城府極深,富智謀且有野心,拱了蔣濟出來,就怕我注意到他。也罷,此人之才可用,但不可留,我兒之中,恐怕無人可以應付,待局勢稍定,安個罪名宰了他。

我心念已定,故作思考後,一拍大腿,道:「甚好!依仲達所見,該遣何人去遊說孫權?」司馬懿躬身道:「滿寵大人可負重任。」我轉頭問:「滿寵?意下如何?」滿寵拱手道:「我願前往吳國,遊說孫權共謀此事!」我點點頭道:「甚好,去罷。」

我退下帳幕內的所有將士,僅留司馬懿一人,我道:「汝有才,我知,一事與仲達請教,以仲達之能,必可為我解惑。」司馬懿躬身道:「主公過講了,仲達之能不及主公萬一,不知主公有何疑惑,小人可一同分憂。」

我道:「客套話免了,我收到一封信,信中預告關羽圍樊,還提及水淹七軍,但曹某卻不知是何人所寫,仲達有何想法?」司馬懿沉吟片刻,忽道:「仲達斗膽推測,主公口中的這封信,不是方才主公所燒掉的那封信。」

我道:「何以見得?」司馬懿道:「若是預告,必然是很早就送到主公手裡,所以絕對不會是方才那封信。」我微笑道:「仲達神算,我說的這封信,的確是在上個月就收到了。」

司馬懿續道:「那仲達再斗膽推測,方才燒掉的信,內容提及聯合孫權同抗關羽的建議。」我心下一驚,司馬懿果然才智卓越,能夠猜中信中內容。我不動聲色,語氣平緩的道:「何以見得?」

司馬懿道:「若依照主公所述,前封書信未卜先知,句句皆中,是個引子,目的是讓主公照著正文走,所以我猜,第二封信中,必定會獻出良策,以解樊城之圍。」

如司馬懿所言,其實我心中也是如此認為,我故意問:「何以見得?」司馬懿抬起頭來,緩緩的道:「蜀中有內應!」

我湊了過去,盯著司馬懿的雙眼,我道:「依你看,此人是誰?」司馬懿略為欠身,道:「此人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主公一定知道是誰,不需仲達多言。」

我與司馬懿相視而笑,我喜歡這小子,他是個人才,待天下局勢稍定,我肯定要先殺了他。因為,有野心之人才懂的「謀」,我懂!那人懂!司馬懿也懂……

 

第二章【孫仲謀】

建安二十四年,十月……

軍議中,滿寵站在大殿上說的口沫橫飛,他的口才不錯,但是跟那人比起來,可差的遠了。曹操希望我出兵攻打荊州,他的如意算盤打得真精,如此可挑撥我跟劉備開戰,還可以救他的樊城。曹孟德呀曹孟德,真當我孫仲謀是黃毛小兒嗎?

顧雍彎下腰,在我耳邊低語:「關羽圍曹仁於襄陽,曹操遣于禁救之。但連日大雨,會漢水暴起,于禁所帥七軍皆沒,關羽將三萬降兵送至江陵,此乃良機……」

我點點頭道:「知道了。」

我手一擺,問:「滿寵大人,孫權為何要破棄同盟,與劉備兵戎相向?」滿寵道:「丞相更準備親自征討關羽,已經動員徐晃、張遼,以及袞州刺史裴潛、豫州刺史呂貢,率大軍營救樊城。孫權大人若一同出兵,關羽腹背受敵,荊州就成了大人的囊中之物。」

我道:「若取荊州,背負背信的罪名,值得嗎?」滿寵道:「亂世中,何罪之有?何況師出有名,蜀國麋芳擅取湘關做補給……」滿寵後來說的話,我並沒有仔細聽,因為我想起了一件事,想到出神了。前些日子,那人深夜造訪,當天的言談,他句句命中,當真是料事如神……

荊州!我想要,這的確是良機,一想到此處,我的目光掃視了所有將領,然後我問道:「眾將士有何看法?」

呂蒙聲若洪鐘,他說:「關羽討樊留有備兵,必是怕蒙偷襲。蒙裝病,與士眾回建業,以治病為名。關羽聞之,必撤備兵,趕赴前線。屆時,大軍浮江,晝夜馳上,襲其空虛,下南郡、禽關羽。」
我問:「呂蒙施計回建業,不可露面,那我軍之中還有誰可委此重任?」呂蒙拱手道:「陸遜可!才堪負重,可委以大任。」我震了一下,果然被料中了,我道:「陸遜何在?」陸遜從群將中走了出來,我道:「欲下荊州,言伯可有信心?」

陸遜欠身道:「關羽驕矜剛愎,陵轢於人,雖有大功,但意驕志逸,盲目北伐,我無盛名,他必會看輕我,疏於防備,今出其不意,我,有把握!」我點點頭,對陸、呂二人表示認同。

我接著道:「甚好,滿寵大人,煩請轉告曹丞相,孫權同意出兵!」滿寵躬身道:「孫權大人雄才遠略,滿寵深感佩服,兵貴神速,那我先行告辭,回報丞相喜訊。」

滿寵離去後,我轉頭望了身旁的陸遜一眼,只見他英氣蓬勃,雙目炯炯有神,果然是當代俊傑,文韜武略,樣樣精通。東吳得此人,福也!仲謀得此人,憂也。

我不禁回想起,前幾天的夜裡,那人在我軍帳內對我說過的話,那人道:「關羽精銳皆圍樊,江陵卻有三萬降眾,僅有麋芳留守,除了防魏降眾反叛,還需籌集糧食送至前線,就算是在下也做不到!孫大人安心出兵,荊州可得。」

我道:「名不正、言不順。」那人道:「麋芳不久後,將擅取交界處湘關,作為糧食供應之捷徑,如此一來,孫大人可師出有名!」我問:「當真?何解?」那人道:「因為,明日麋芳就會得我號令,往湘關而去。」

我又問:「關羽勇猛,我軍之中,何人可與他抗衡?」那人說:「陸遜可!此人懷文武之才,未來必有超世之功,且陸遜未有遠名,關羽不會忌憚,必然掉以輕心,只可惜……」

我問:「為何可惜?」那人道:「可惜之處有三。」我問:「願聞其詳?」那人說:「其一,陸遜乃世江東大族。其二,吳中將領皆與遜交好,尤其步騭、諸葛瑾、潘浚、朱據等將,更是莫逆之交,其三、遜為孫策之婿。」我問:「此三點,何來可惜?」
那人微笑道:「將來功高震主,汝必遠之……」我怒道:「胡言妄語!我雙手一拍,你就人頭落地。」那人笑道:「孫大人不會殺我,殺了我就沒荊州了。」

此人臨走之前的笑容深不可測,吾畢生難忘。我問:「先生為何助我?」只見他羽扇輕搖,笑而不答,隨後飄然而去。

我想要荊州!但是,權……可以相信他嗎?

 

第三章【劉玄德】

章武三年三月……

天色昏暗,未時剛過,白帝城竟然有如籠罩在夜晚之中。唉,我命不久已,我知!

我該死,因為蠢,因為自傲。取益州,奪漢中,形勢大好,一片大好啊。我以為霸業可成,就連那人也說:「漢事將成也。」可是北伐……時機不到呀,利令智昏,短利薰心,我的力量跟曹操相比,還差的遠的。

可笑呀,漢事將成,卻非寡人的漢事啊。

霸業之夢,醒了!原來劉備一直是掌中偶。唉,我死不足惜!失荊州是我的致命傷,只因為那人的建言,我就賣了雲長。

說穿了,我是怕!我怕曹操,他的雄才大略遠勝於我,和曹操交戰,我總是敗。但是,自從那人到了以後,我竟然從曹操手裡奪了漢中,黃忠劈了夏侯淵,痛快!

我劉備居然打敗了曹操,我狂了,了不起了,卻忘了蜀國仍然弱小。我命雲長打襄樊,因為那人要雲長死,我也同意!因為那人說:「欲成大業,雲長必除!」

我相信那人,因為他讓我打勝了我最怕的曹操,我只能信他,我只能信他。

請原諒我的無能,我懷念與兄弟們相處的日子,唉,下地府後,咱們在一同共飲吧,黃泉路上,我再向你們賠罪。在那之前,玄德還有一件要事要幹,在我死前,讓那人看看劉備最後的「謀」吧。

「陛下,趙雲將軍到了!」傳令兵在我耳邊說著,我點點頭,示意讓他進來。我勉強坐起身,過了一會,趙雲走了過來,他健步如飛,身子還很硬朗。

趙雲半跪在我的床邊,一身白色軍裝,我道:「子龍,你我不必行君臣之理,快快起來吧。」我說完這句話,胸口忽然一緊,忍不住劇烈咳嗽起來,身子一軟,就要落下床。

趙雲搶過來扶著我,他滿臉擔憂,我仔細看著趙雲,他白鬚飄飄,臉上皺紋已經多倒數不清啦。我勉強笑道:「子龍,你老了。」趙雲道:「是啊,六十有七啦。」

趙雲扶著我坐穩,我又咳了聲,一口氣稍順,正色道:「子龍,蜀漢之中,眼下只有你可信任。」趙雲道:「陛下,你安心修養,莫說話。」我揮了揮手道:「我要走了,我要託付子龍一件事,請你念在我們多年的情誼,協助我吧。」趙雲道:「陛下儘管吩咐,子龍務必達成。」

我仰天長嘆,過了很久,我道:「你下去之後,備兩百名刀斧手在殿外,聽我號令,我若大吼,立斬!」趙雲問:「斬何人?」我緩緩道:「我要託孤之人!」

趙雲身子震了一下,他道:「託孤之人,莫非是……」我面色凝重的點點頭,道:「他雖有雄才,卻有狼子野心,我昏庸無能,直到赴黃泉前,我才看透。」我說完以後,又忍不住劇烈咳嗽起來。

我咳出了一大口鮮血,覺得舒服了點,我續道:「雲長、益德、簡雍、糜竺、糜芳、還有你,子龍,你們當初從北方各地,跟著我打下了蜀漢的根基,而今,這些戰友們,剩下誰呢?」趙雲深吸了一口氣,道:「僅剩老朽……」

我點點頭道:「 那時,我得到新野後,獲得與荊州世族增進關係的據點。取得了蒯家、蔡家、龐家、黃家、馬家、習家等荊州本地地主的支持,就連龐德公、龐統、馬良、馬謖、黃忠、伊籍、張南、馮習等人都投入了我的陣營。」趙雲道:「是,陛下的仁德服眾,開創了蜀漢的根基。」
我續道:「這些從荊州依附我的將領們,人多勢眾,儼然成為蜀漢政權支柱。加上法正、張松、孟達、黃權、劉巴、李嚴、吳懿等人的四川派系,他們控制軍隊和政權,說穿了,這些人都圍繞著一個核心人物。」趙雲問:「那人是……」
我笑而不答,我道:「此人的叔父是劉表的舊友;荊州主掌行政的蒯家是他大姐的婆家;沔南名士黃承彥是他的岳父;龐家是他二姐的婆家;甚至連掌握軍權的蔡瑁也是他的妻舅。他說自己是躬耕南陽的布衣,多可笑,其實他一直是在荊州能呼風喚雨的要角。」

趙雲還欲說話,我揮手打斷了他的話頭,我道:「而今,龐統、法正、雲長、益德、黃忠先後亡故。東征失利,張南、馮習戰死,馬良遇害,黃權降魏,司徒許靖、尚書令劉巴,馬超和糜竺都走了,蜀漢在聲望上無人可與那人匹敵。」

我接著道:「子龍,我身邊只有你了,你所率領的江州軍是蜀漢的主軍,你要活久一點,幫我看著阿斗,就像當初看顧著不才的劉備一樣。」趙雲老淚縱橫,我也禁不住落淚,我哭泣多半是為了達成目的,但是這次,備的淚……真!

趙雲領命出了宮殿以後,我傳了阿斗到我跟前。阿斗跪在我的床邊,我看著他的臉,雖過志學之年,然稚氣未脫,但雙眼閃著聰慧的神采。我嘆了一聲,阿斗天資仁敏,愛德下士,將會是個好皇帝,可惜了……

阿斗一見到我,就流下淚來,我對阿斗說:「我大限到了,父皇臨走前,要教你一些道理。」阿斗擦了眼淚,抬起頭道:「父皇,孩兒會記得父皇的教誨。」

我緩緩道:「我知道你天資聰穎,飽讀詩書,但是論「謀」,你跟那人比起來,差得太遠了。我死後,你便無法安身立命,雖然你有仁德,但是不足以服眾,若想要活得久,務必記得三件事。」阿斗抽咽著道:「父皇請說。」

我道:「第一,你如果登基了,蜀漢裡所有政事,都別插手,全讓那個人去決定,懂嗎?」阿斗急道:「父皇,我……」我揮手打斷他的話,道:「阿斗聽著!要活命,就這樣辦。」阿斗看著我,緩緩的點頭。

我又咳嗽了幾聲,接著說:「第二,我知道你很聰明,但是,愈是聰明愈不長命,所以當我離去之後,阿斗,你要裝傻,越傻越好,尤其是在那人的面前,當個扶不起的阿斗呀,就算眾人笑你,你仍然要裝傻,切記。」阿斗的表情有點困惑,似乎不甚了解我的用意。

不過阿斗一向聽話,我知道他會照我的話做,唉,阿斗年紀尚輕,未來會漸漸明白這個道理。我輕輕撫摸著阿斗的頭,我道:「最後一點,父皇要告訴你,如果勢不可為,那麼就降了吧!亂世的舞台終究會終結,只可惜,為父已經無法參與,看不到最後的贏家,我猜,或許是那個人吧。」阿斗問:「父皇說的人是……」

我並沒有回答阿斗,我抬起頭來。遙想當年,劉備半生兵戎,南征北討,也曾叱吒風雲,也曾流離失所,到頭來,最令我難以忘懷的,還是在桃樹下與雲長、益德把酒言歡的那天啊。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道:「去請丞相跟李嚴進來罷!」

 

隆中對,天下三分;暗中謀;臥龍欲飛。且看我劉備手段,臨終之「謀」吧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墨傑 的頭像
墨傑

墨傑-

墨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梅子
  • 哇 你回來了耶 什麽時後才要出小說啊?
    好期待ㄛ
  • 會盡快的^^,發生了一些事~最近也在思考一些事

    墨傑 於 2012/05/21 09:10 回覆

  • 陳小惠
  • 我來了 我是五樓掉下來的~~~死胖子~~~~~哈哈哈
  • 妳來啦!!等等我被踢,我可不敢亂說話呢....哈哈哈

    墨傑 於 2012/09/02 11:26 回覆

  • 陳小惠
  • 你的文章真的很讚耶....我再慢慢看呀.....
  • 謝嚕^^

    墨傑 於 2012/11/15 11:2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