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【名利雙收】
禮拜五的晚上,台北的交通就像是便秘了一樣,塞得又臭又長,蔡鑫開的車子,正
塞在東區下班的車潮中。他搶了一個黃燈,將車子轉到了復興南路,進入了一條小
巷子裡,然後將車子停在收費停車場中。
蔡鑫口中的老地方,是一間不太起眼的熱炒店,這間店低調的隱身在熱鬧的東區裡
,已經有十年以上了。
蔡鑫跟黃成功時常會來這邊光顧,他們喜歡來這裡的原因,
除了東西便宜份量又多之外,就是這間店有可以抽菸的露天座位。週末的時候,兩
個老煙槍喝著啤酒,吞雲吐霧,對他們來說是一大樂事。
蔡鑫遠遠就瞧見黃成功的身影,他已經坐在那裡自斟自飲,似乎已經到了好一會。
鑫走了過去,一面說:「老黃,你怎麼越來越胖啦?」黃成功一看到蔡鑫,扯開嗓子
就說:「胡大教授,你臭嘴的壞毛病,這麼多年也沒改掉,來來來,用啤酒漱
漱口。」說著,舉起酒杯對著蔡鑫大笑。
蔡鑫白了他一眼,在黃成功的對面坐下。點了鐵板牛柳、五更常旺、麻辣鴨血,幾道
自己喜歡的小炒後,一連喝了三杯酒。過了一會兒,熱騰騰的菜餚端上桌,黃成功老
實不客氣的狼吞虎嚥起來。蔡鑫動了幾次筷子,簡單吃了一些,就只是默默喝酒。
黃成功把一條肥牛肉送進嘴裡,一面說著:「蔡仔,你做什麼悶悶不樂的?」蔡鑫嘆
了一口氣,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,然後又倒了一杯。黃成功皺眉,擦了擦嘴邊的油膩
,大聲說:「幹麻一張要守靈的臉呀,有話就說呀,我們一年也才見幾次面,有屁不
趁現在放,要等到什麼時候放?」蔡鑫「嘿」了一聲,點上了一支菸,遞給黃成功,
然後自己也點上一支。
黃成功吸了一大口,然後吐出一縷長長的白霧。蔡鑫望著煙霧出神,緩緩說:「你最
近有沒有看新聞或是報紙?」黃成功說:「沒,我快忙死了,台中的點怎麼也做不起
來,一直虧錢,我想把它給收了。你知道嗎,最近我……」蔡鑫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
,打斷黃成功的話。
黃成功愣了一下說:「幹啥?」蔡鑫指了指熱炒店裡的電視,示意他觀看。黃成功轉
頭看去,電視上正播放著晚間新聞:

記者報導,知名大學的數學系主任蔡鑫,日前公開表示成功破解數則高懸百年的歷史
難題,這個聲明在數學界裡造成極大的轟動,經由各國上百名數學家證實,蔡鑫教授
的確成功的破解了幾百年來無人可解的歷史難題,這也象徵臺灣數學實力有長足的進
步,總統對此也表示嘉……

看到這裡,黃成功轉頭回來,笑罵:「好你個蔡仔,原來你是要我看這個呀!你現在
是國際巨星啦,連總統都說你棒。你發達啦,喝,快喝!今天來個不醉不歸。」
蔡鑫苦笑了一下,「咕嚕」一聲,一口氣喝乾了手上那杯酒,然後長嘆一口氣。
黃成功說:「功成名就,你幹啥一臉不開心?」蔡鑫說:「不是靠自己實力,總覺得
挺淒涼的。」黃成功怔了一下說:「什麼意思?」蔡鑫把頭靠了過去,低聲說:「如
果我說,這些數學難題,都是阿傻解出來的,你信不信?」
黃成功先是一呆,幾秒鐘過後,他失聲轟笑,笑得人仰馬翻,笑得渾然忘我,隔壁桌
的客人紛紛投以怪異的眼光,他還是止不住笑意。因為蔡鑫說的話,對於黃成功來說
實在太好笑了,就他所知,阿傻大字不認識幾個,人也癡呆的很,如果說阿傻可以解
得出那些難題,那簡直是天大的笑話。

黃成功笑到撫著肚子,幾乎無法呼吸,抬頭瞥見蔡鑫一臉正經,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
的樣子,他又更加想笑了。他足足笑了三分鐘之久,還停不下來,
一直笑到蔡鑫拍桌
子生氣,他才勉強忍住笑意,儘量使自己不再笑出聲來。

蔡鑫從公事包裡拿出一只牛皮紙袋來,他「哼」了一聲,說:「你睜大眼睛自己看,
你就會知道,我說的都是真的。」黃成功憋住笑,從牛皮紙袋裡拿出裡面的東西來。

紙袋裡是一份文件,用文件夾固定住,黃成功一頁頁的翻開來看。首先第一張資料上
,粘貼著那張寫滿費馬最後定理解答的餐券,後面的那一頁,則是阿傻解答蔡鑫那七
道問題的答案紙。

黃成功皺眉說:「這啥鬼玩意兒?」蔡鑫說:「這是阿傻寫的,正確無誤的解答了我
所出的數學題目。」上頭密密麻麻一條條的數學算式,看得黃成功眼花撩亂,他說:
「這些鬼畫符就是解答,又代表啥意思?」蔡鑫斜眼看著黃成功,心中暗罵:「你這
個大老粗,實在笨的離譜,難怪一輩子只能當個煮菜的庖丁。」雖然說他們是從小一
起長大的老友,可是在蔡鑫的心中,其實頗看不起黃成功。

蔡鑫說:「算了,你翻到後面那頁吧。」黃成功「喔」了一聲,向後翻了一頁。這一
頁黃成功就看得懂了,因為上面寫著「智力測驗」四個大字,然後旁邊還有
著小小的中文標註:
智商一百分為一般水平,一百三十以上視為天才,七十分以下為
智能低下或遲鈍。

蔡鑫說:「這是阿傻的智力測驗,你看他的成績。」黃成功瞇著眼,瞄了一下分數,
然後隨口念了出來:「總分是一百二十分?嘿,看不出來這小子還真聰明。」蔡鑫嘆
了一口氣說:「你看清楚,他得分的各個項目。」

黃成功咕噥著:「呿,字這麼小,我又沒帶老花眼鏡來!」他瞇著眼,靠近了一點,
然後清清嗓子,大聲的唸著:「語文類推測驗零分,哈,詞類歸納測驗也零分,字
義測驗又零分,咦,圖形推理測驗……滿分?抽象推理測驗滿分,數系測驗滿分,
序列推理測驗滿分,數學能力測驗……滿分?」

黃成功唸著唸著,聲音有些發顫,即便只有國中學歷的他,也知道這份智力測驗大
有問題,阿傻所有語文相關的測驗全都是零分,而他所有的分數,全都來自圖形跟
數學測驗,而且全都是……滿分!

黃成功嘴巴開開,抬起頭來看著蔡鑫,他眼睛瞪的老大,吃驚兩個字全寫在臉上。他
忽然想到阿傻住在餃子館的那夜,單憑一本手冊上的示意圖,就重新組裝那台失修已
久的破電視。當時他還不以為意,現在回想起來,一般人怎麼可能憑著一本說明書,
就能夠組裝好一台電視呢?
看見黃成功的表情,蔡鑫「嘿」的一聲,說:「這樣就嚇到了?厲害的還在後面呢,
往後翻吧。」黃成功大夢初醒,連忙往後翻了一頁。這頁上的內容,黃成功可熟悉了
,他一眼就認出來,這是股票大盤的走勢圖。
黃成功跟蔡鑫,是個性跟身份迥然不同的兩個人,之所以長時間維繫著的不錯的友情
,極為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——股票。
黃成功跟蔡鑫一樣,兩人都是標準的股迷,只不過投資策略大不相同,蔡鑫是經過精
密的計算,分析出每支股票的勝率;而黃成功則是靠著實戰經驗的累積,還有不怕死
的膽識橫衝直撞。
簡單來說,研究「股票」就是兩人唯一共通的話題,除此之外,生活或是工作上,他
們就沒有任何事情值得交集。
焦點回到故事上,黃成功看著股市大盤的趨勢圖,不解的問:「大盤跟阿傻有什麼關
係,蔡仔,放這張圖根本沒意義呀?」蔡鑫這時候拿了一支筷子,指著圖面說:「你
看打星號跟打叉的日期。」黃成功順著蔡鑫的指引看去,發現每個打星號的那天,台
股都是開紅盤上漲,曲線圖都是向上波動;如果是打叉,當天就是跌勢,曲線向下波動。

黃成功說:「打星號的日期台股就漲,打叉就跌,這有什麼特殊涵義嗎?」蔡鑫看著黃成功,緩緩說:「這些標記是阿傻自己畫上去的,更重要的,他是在開盤的前一天就標註上去的。」黃成功還是不懂:「什麼意思?你說清楚點啦。」蔡鑫的口氣有些不耐煩,他說:「就是阿傻可以預測股市的走向,而且準確率極高!」黃成功整個人跳起來,大聲說:「這麼神呀!蔡仔,你說真的還假的?」

蔡鑫急忙拉黃成功坐下,低聲說:「你動作是不會小一點嗎?非要搞到全世界都知道才滿意。」黃成功有點按耐不住,他神情激動的說:「好好好,你剛才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,阿傻真的可以預測……」蔡鑫看著黃成功,然後緩緩點頭。

黃成功眼睛睜的老大,不停的搓著手,興奮之情溢於言表。蔡鑫說:「嚴格說起來,阿傻應該不是單純的預測,而是在腦中做了複雜又精密的計算。」黃成功問:「計算?這話怎講。」蔡鑫翻開後面幾頁,接著說:「這些資料都是上個禮拜阿傻歸納出來,他計算出哪些股票漲停或是跌停後,隔天開盤的價格,你看!命中率高達八成。」

蔡鑫說完以後,黃成功嘴角抽動了幾下,過了好一會,他才喃喃的說:「八成、八成耶,有了這份資料,咱們就發了。」蔡鑫大聲說:「錯!」黃成功傻了一下,不解的看著蔡鑫。

蔡鑫說:「不是因為這份資料,而是因為阿傻,有了那小子咱們才發了。」語畢,他就將那份文件收回牛皮紙袋裡。黃成功若有所思的說:「對,是因為阿傻……」說完以後,他猛灌了好幾杯酒,嘴巴一抹,說:「蔡仔,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」蔡鑫吸了一口氣,一字一句的說:「搞一個阿傻計畫,名、利、雙、收。」

黃成功吞了一口口水,挨近了一點,說:「對,收了、收了,名我可以不要,利可一毛都不能少!」蔡鑫說:「去,你的個性我比誰都清楚,這名的部分,我要。自從公佈歷史數學難題的解答之後,牛津跟哈佛都曾經聯繫我,說要洽談出國授課事宜。」

黃成功搔著頭說:「牛筋,牛腩佛?蔡仔,你要教人家煮牛肉麵?」蔡鑫「呸」的一聲,罵道:「去你的,什麼牛筋、牛腩佛,要你多讀點書你不聽,真是夠了。」

蔡鑫說:「總而言之,利的部分,咱們賭一把,我們兩個把錢湊一湊,集資以後,讓阿傻來搞。」黃成功說:「集資,你打算搞多大呀?」蔡鑫說:「如果只有我的錢,也許搞不大,可是加上你的,槓桿原理可就大了。」其實,蔡鑫並不是沒有資金,而是他對自己這項提案,還有著一絲懷疑。人是一種群聚動物,人多壯膽,找個伴,才會比較敢挑戰新的事物。

黃成功囁嚅道:「這個、這個……」看見黃成功面有難色,蔡鑫說:「老黃,你大殺四方的個性,什麼時候變得婆婆媽媽啦。」黃成功說:「不是我不敢,是我手頭上沒剩多少現金,中南部的分店開幕以後,沒想到生意慘澹的很,我的錢都投進去啦。」

蔡鑫的表情難看,怒道:「那這樣要玩啥,我的現金也不夠呀,我的錢都套牢在股市裡,你又不是不知道,這鐵定賺錢的機會,難道要眼睜睜看它溜走?」黃成功沉默不語,一杯接著一杯喝著悶酒。

兩人安靜了好一會,只是抽煙喝酒。蔡鑫率先打破這陣沉默,他說:「不管你加不加入,阿傻計畫我是肯定要執行的,大不了把套牢的股票都賣掉,虧本就虧本,拿了現金以後再賺回來!」

黃成功抽著菸,沉吟片刻,說:「你這麼有把握?」蔡鑫一拍胸脯說:「當然,九成九!」說是九成九,畢竟沒有十足。黃成功猛然大喝一聲,桌子一拍:「好!老子把分店給頂了,跟你賭這把。」蔡鑫一聽大喜,舉起杯子說:「爽快,這才是我認識的黃成功,不拼怎麼會成功,乾杯。」兩人杯子一碰,相視而笑。

黃成功畢竟是個商人,在還沒有把握的情況下,原本不敢輕易答應的。只是自從他開了分店之後,北中南三地跑,搞得精神耗弱,加上業績並不理想,基本上都在燒老本錢,早就萌生退意,眼下有這個現成的機會,他索性豁了出去,反正台北還留著一間店在,也不怕壯烈成仁以後,會三餐不濟。」

於是,當晚達成協議以後,隔了幾個禮拜,黃成功頂讓了中南部的分店,蔡鑫賣了套牢的股票,兩人集資了五百多萬,正式展開所謂的「阿傻計畫」。

所謂阿傻計畫,共分兩個部分。

首先是「名」的部分,每天放學後,蔡鑫一對一的幫阿傻上課,兩人幾乎形影不離,對蔡鑫來說,阿傻是顆未經琢磨的鑽石,而自己就是最頂尖的珠寶雕刻家。他要靠著阿傻,一步步實現自己的如意算盤。每個禮拜,他會把數學界裡尚未破解的難題,丟給阿傻解答,然後驗證阿傻的算法無誤之後,隔幾天就公佈在數學的期刊上。

就在蔡鑫日以繼夜的督促下,阿傻不斷的解出複雜至極的數學難題,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,蔡鑫的知名度水漲船高,甚至一度傳出,蔡鑫是本世紀最偉大的數學家之一。除了黃成功之外,沒有一個人知道這些驚人的數學答案,竟然是出自十五六歲的傻小子之手。

再來是「利」的部分,平常上課的內容除了數學之外,還有就是股票的相關知識。由淺到深,循序漸進;從證券的由來,到股價本益比的算法,蔡鑫知無不言,言無不知。而黃成功著重實戰,他教阿傻如何運用少量的資金,每天在股海裡短線進出,什麼時候該殺,什麼時候該停。

阿傻就像一塊海綿,蔡鑫跟黃成功所教的事,他都照單全收。或許阿傻對學習這檔事,似乎是真的有興趣,每次上課的時候,他的臉上總是掛著傻笑,就像在參加有趣好玩的遊戲。或許他不知道,每天電腦上跑來跑去的數字,就代表著白花花的鈔票,對阿傻來說,那些跳動的數字,只是有趣的遊戲。

幾個禮拜下來,阿傻的戰績輝煌,投資報酬率高達百分之八十。

一開始的時候,黃成功跟蔡鑫還有點擔心,但是看見阿傻繳出的成績單,他們開始覺得自己加入了一場必勝的戰役,而且戰利品就是滾滾而來的鈔票。不久之後,他們就放心的將所有的資金,全都交給阿傻來投資。

從那時候開始,阿傻除了算數學之外,就是盯著電腦上的看盤軟體傻笑,然後在收盤前,用極快的速度,毫不猶豫的買進賣出。事實擺在眼前,就如蔡鑫所預期的,阿傻計畫當真奏效了,阿傻的確是個奇才,靠著絕佳的數字與圖形能力,分析出每支股票的特性,三個月後,蔡鑫跟黃成功的資金就翻了四十倍,從原本的五百多萬變成兩千萬多元。半年過後,那兩千多萬變成五億元。黃成功這下樂得飛上天,因為他壓中寶了,放手一搏結果,讓手邊的資金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。

而且,黃成功還因此獲得意外之喜。因為投資股票的事,蔡鑫不想張揚,畢竟自己身兼教職,不想被人說閒話,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以黃成功的名義來下單。這些日子驚人的投資報酬率,讓黃成功的名號一下子打開來,各家投資理財的電視節目,爭相邀請他上通告,分享投資心法。

黃成功原本就喜歡高談闊論,所以在電視上講的口沫橫飛,不亦樂乎,儼然成唯一代股市名嘴。甚至他還意氣風發的準備出幾本投資理財的書籍,因為蔡鑫怕被看破手腳,拼了老命的極力的勸阻,黃成功才悻悻然作罷。

他們兩人有了這麼一大筆錢,經過討論後,決定合開一間空殼公司,之後的投資,都用公司的名義來買賣,這樣可以省掉大筆稅金。接著,他們成立股東共同帳戶,將所有投資的獲利,都存在聯名的戶頭裡。

如果任何一方要動用帳戶裡的存款,必需要有公司的大小章印鑑才可提領。為了保險起見,所有的印鑑還有公司用的支票都鎖在銀行的保險箱裡,而開啟那個保險箱,需要兩把不同的鑰匙。蔡鑫提議一人保管著一把,這樣一來,誰也無法私自開啟。

就像有一次,黃成功要從戶頭裡領錢,但是蔡鑫學校臨時有重要的會要開,沒辦法到場陪同開啟保險箱。黃成功當時打電話徵詢蔡鑫,可不可以到學校跟他借保險箱的鑰匙,用完以後再還他,因為自己現在極需用錢。

沒想到蔡鑫一聽,在電話中就破口大罵,劈哩啪啦說了一堆,說黃成功什麼破壞規則,不遵守約定、什麼君子小人之類的。黃成功那時候也被激怒了,吼著要拆夥,說今天他拿不到錢,自己就不玩了,錢分一分各自解散吧!

後來蔡鑫草草結束了會議,一臉大便的出現在銀行裡,兩人見了面,一句話也沒講,共同開啟了保險箱,黃成功拿了張支票,在蔡鑫的監視下,寫下要提領了金額。因為這件事,蔡鑫向銀行提出申請,要求多加一道手續,就是任何有可能動用到帳戶裡的錢的時候,必須要加蓋兩人的手印,例如領款單,支票本。

他們雙方都同意這樣的安排,乍看之下是為了保護存放在銀行的資金,不會輕易的被別人盜領,可是彼此都知道,實際上,這只是互相監視的一種必要手段。

蔡鑫的疑心病很重,而且隨著戶頭裡財富的累積,他的疑心病還會逐漸的成長。到後來更誇張,他還規定每次任何一方領完錢的時候,就必須重新租用新的保險箱,而且號碼跟位置兩個人都不能知道,原本保險箱裡頭的資料以及印鑑,由阿傻負責放到新的保險箱中,然後下次要開啟的時候,再叫阿傻把裡頭的東西拿出來給他們使用。

對了,蔡鑫不只是擔心錢的安危,就連阿傻這個人,他也有著種特定的「保護機制」。

舉個例子說明,阿傻每個禮拜的一二三,規定和黃成功住在成功餃子館裡;五六日則是規定要住在蔡鑫的家中。空出來的禮拜四,兩人猜拳決定,看當晚誰要負責帶阿傻回家。這個安全機制,是蔡鑫所提的建議,原則很簡單,就是絕對不能讓阿傻離開視線範圍,阿傻一定要在其中一個人「關愛的眼光」下活動。

黃成功原本還不太願意,認為阿傻又不是寵物,這樣限制住他的行動太不公平。可是,蔡鑫給的理由太有說服力,讓黃成功不得不同意,蔡鑫說:「你願意把印鈔機丟在大街上,讓別人撿去吐鈔嗎?」所以,阿傻每天跟他們兩人形影不離,三個人閒暇的時候,也幾乎都膩在一起。

禮拜四是他們固定的聚會,通常都會去銀行辦些手續,領錢或是匯款。彼此會約定在銀行門口見面,黃成功都會帶著阿傻一起去,

三個人一同在銀行裡辦完手續後,再一同到熱炒店吃飯。

黃成功每次到熱炒店,都會瘋狂的點菜,幾乎把菜單上所有菜餚都點過一遍,然後開開心心的跟阿傻大吃特吃,聊些天南地北的趣事,祭拜完五臟廟後,還會帶阿傻去買些糖果餅乾,讓他帶在身上,有空的時候可以拿出來解饞。

畢竟在黃成功的心裡,對阿傻還是有著愧疚,只是那份愧疚的重量,比五億元輕了一些。如果是蔡鑫的話,狀況就完全不一樣了。三個人一到了熱炒店,蔡鑫總是臭著一張臉,斜眼看著阿傻跟黃成功,一副不耐煩的嘴臉。筷子只夾面前幾道菜,就再沒有動過,話也沒多說兩句,倒是看錶的次數,還比說話的次數多。他的眼神,就像是看著極為厭惡的髒東西一樣,讓人感到不舒服。

黃成功也看得出來蔡鑫不喜歡阿傻,有好幾次黃成功也曾勸過蔡鑫,要他對阿傻友善一點,不過答案總是一聲冷笑。雖然說要名利雙收,就必須繞著阿傻打轉,不過對於蔡鑫來說,充其量阿傻只是印鈔機與計算機的綜合體,除此之外,他就只是個蠢到不行的傻小子,多看他一眼就會覺得討厭。

時間過的很快,尤其是快樂的時間,更是像光速一樣飛逝著。從他們執行阿傻計畫後,已經過了一年。這一年對蔡鑫和黃成功來說,完全是名利雙收的一年;蔡鑫成為沃爾夫數學獎的候選人,黃成功則成為了知名的股市名嘴,兩人的身價也上看好幾億,從幾百萬翻了百倍。

看似完美的結果,可是,背後的真正的幕後功臣,卻還是領著一天五百元的微薄工資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下來,他一共存了十八萬兩千五百元。

曾經有一天,阿傻到成功餃子館裡住的時候,黃成功問過阿傻:「為什麼你想要賺大錢?」阿傻眼睛直盯著電視,頭連轉都沒轉就說:「阿強眼睛差,阿妹有氣喘,煮飯阿姨腰痛,胖弟腿瘸了……」他喋喋不休說了好長一串,像念經似的,黃成功聽得糊塗,猛搖手說:「夠了、夠了!總之你缺多少錢,儘管跟我說,反正這些錢都是你……」他話到嘴邊連忙摀住,差一點就說溜嘴,黃成功咳嗽一聲,說:「反正要錢就找大叔啦,多少我都給!」。

「我不要你給我錢,我自己會賺錢。」阿傻說著,抓起黃成功幫他準備的零食就塞進嘴裡,然後看著電視傻笑,餅乾屑掉的滿身都是。看著阿傻天真爛漫的傻氣,黃成功內心感到無比的愧疚。

幾天後,黃成功跟蔡鑫閒聊的時候,他忽然說:「蔡仔,我們賺的錢,要不要分給阿傻一份?」蔡鑫在忙著隔天的數學發表會,正搞的焦頭爛額,低著頭緊盯著資料的他,並沒有聽清楚黃成功的話,他說:「再說一次,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,什麼一份兩份,便當呀?」黃成功清清嗓子說:「我說,我們賺的這些錢,要不要也分給阿傻一份?」

「什麼?分你的陽壽還差不多!要我分錢給那個傻小子,冥紙可以,台幣甭想。」蔡鑫抬起頭來尖聲叫道。黃成功皺眉說:「去你的陽壽冥紙,你不覺得我們賺這麼多,不分給阿傻說不過去嗎?」蔡鑫放下手邊的工作,霍然起身,他拍著說桌子說:「老黃,你是跟阿傻在一起久了,也開始變傻了是吧?你把錢給個傻瓜,他也不會用!」

黃成功聽得火冒三丈,他說:「要不是他這個傻瓜,那個牛筋、牛腩怎麼會來找你,還有,我們戶頭裡面的五億元哪裡來的,天上掉下來?還是你教書、我賣麵賺來的?」

看到黃成功情緒如此激動,蔡鑫嘆了一口氣,走到黃成功身邊,拍著他的肩膀說:「老黃你想想,阿傻除了是個數學奇才以外,其他什麼都不懂,連個國字也不會寫,說話還顛三倒四的。如果不是我這個數學教授發掘他,他此時此刻,還在你的餐廳裡洗碗咧。」

黃成功一直默不作聲的聽著,表情稍微和緩,蔡鑫接著說:「他能夠像今天這樣,衣食無缺的算算數學、玩玩股票,對阿傻來說,那已經是最幸福的事了。這些不都是你這黃大老闆、還有我這個蔡大教授的功勞嗎?所以,我們給他的已經夠多了。相信我,錢這玩意兒,是給聰明人用的,阿傻,他不適合。」蔡鑫不愧是個教授,這一番話聽起來是頭頭是道。

他半哄半騙的勸說似乎奏效了,黃成功口唇掀了掀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過了一會,黃成功長嘆一聲,說:「唉,那就先這樣吧,不過,你可別看不起阿傻,他解得出的問題,你卻答不出來。」說完以後,他轉身就走。

看著黃成功離去的背影,蔡鑫在心中暗罵,要不是自己那時候鬼迷心竅,拉了黃成功一起攪和進來,現在就不需要費盡唇舌的說服他,還要忍受他的奚落。總之,他們兩個那次的見面,結局並不愉快,而這件事,也成了兩人心中的疙瘩。

當時誰也沒想到,這個小小疙瘩,日後卻起了化學反應,破壞了原有的平衡。

一直以來,阿傻玩遊戲,他們倆都得利,這是蔡鑫與黃成功彼此的默契,可是就在那天過後,這個維持已久的默契,卻出現了微妙的變化……

這一天,正好輪到阿傻住在蔡鑫的家。

「阿傻,你以後都住在我裡這怎樣?」蔡鑫忽然對阿傻說道,臉上的表情是和顏悅色至極。阿傻對著蔡鑫左瞧右看,搔著腦袋說:「蔡老闆,你今天的臉不醜耶。」蔡鑫笑說:「我平常不就是這樣嗎?」阿傻搖搖頭說:「平常的時候,你的臉比死人還醜。」

蔡鑫忍住了怒氣,陪笑著說:「這樣呀,我會改進,我說,你從今天以後,就一直住在我家好不好呀?」阿傻側頭想了想,說:「可是我挺喜歡黃老闆的。」蔡鑫「呿」了一聲,說:「老黃他不適合你,住我這邊,有算不完的數學問題,比到老黃那裡住還有趣,是吧。」阿傻聳聳肩說:「那倒是,可是他煮的麵很好吃!」蔡鑫說:「那還不容易,我天天買麵給你吃,看你是要雲吞麵、牛肉麵、還是炸醬麵,隨你點,你吃到吐都行。」

阿傻憨憨的笑說:「怎麼這麼好?」蔡鑫也笑道:「是呀,我們是好搭檔,我對你當然會比老黃對你還好囉。」阿傻開心的拍手,說「好呀,那我以後要天天住你家。」蔡鑫笑著說:「當真?那我過幾天去跟老黃講,你可別反悔喔。」阿傻點點頭說:「我才不會,阿傻說到做到。」

蔡鑫說:「很好,很好……」他一面說,一面轉身,從抽屜裡面拿出一疊文件還有印泥,然後放在阿傻面前。接著他拍拍阿傻的背說:「阿傻,你等等在我劃圈圈的地方蓋上手印。」阿傻說:「這是什麼,新的遊戲?」蔡鑫笑著說:「對呀,你就當作玩個遊戲,蓋手印很好玩的。」

阿傻說:「蓋手印怎麼玩?」蔡鑫隨手拿了張白紙,伸出姆指在印泥上按了按,然後就在紙上蓋了好幾個指印,他還故意把紙印弄成一個圈。阿傻瞧得挺有趣的,笑說:「那換我試試。」說完以後,阿傻學著蔡鑫的樣子,在紙上蓋了好幾個指印。

蔡鑫拍手說:「對,你蓋的真好,現在試著蓋在這些圈圈裡,蓋歪掉就輸了。」他攤開那份文件,指著上頭劃圈的地方,阿傻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然後小心翼翼的在蔡鑫劃圈的部份蓋上指印。他蓋的很認真,一點都沒有歪掉。

等到阿傻手印全都蓋完以後,蔡鑫舒了一口長氣,阿傻舉起拇指說:「接下來要蓋在哪裡,你的光頭上?」他嘴裡說著,作勢就要在蔡鑫頭印上指印。蔡鑫嚇得連忙搖手,指著一旁的教科書說:「不、不用再蓋了,這書本裡頭的問題你先拿去玩一玩,我還有些事要忙,回頭再陪你。」蔡鑫也不等阿傻回應,拿了車鑰匙就出門了,外出的時候,還不忘把門反鎖。

或許,你已經猜到蔡鑫要去哪裡,他的目的地,只有一個地方,就是——戶政事務所。因為剛才阿傻所蓋的那份文件,叫做養子女從姓約定書,更簡單來說,就是收養同意書。

沒錯,蔡鑫剛才讓阿傻蓋下的,就是收養同意書。

蔡鑫打算收養阿傻,在黃成功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,神不知鬼不覺的幹了這件事,

因為上次爭吵出現的嫌隙,讓蔡鑫點燃了憂患意識,他深深覺得,如果自己不儘早跟黃成功劃清界線,遲早有一天會翻船。但是,一旦要切割,勢必會面臨兩個問題:一是錢,二是阿傻!

錢的問題事小,阿傻的問題事大。就算把五億元全部讓給黃成功也成,因為有了阿傻,再賺個百億也不是難事。蔡鑫猜測黃成功也是同樣想法,他也勢必會極力爭取阿傻的收養權。

所以蔡鑫先下手為強,百般哄騙,讓阿傻心甘情願蓋上手印。米已成炊,木已成舟。等到黃成功知道了,也是來不及挽回。

就這樣,阿傻糊裡糊塗的成為了蔡鑫的養子,而且黃成功全然不知情。等到黃成功發現時,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了……

「你他媽的大混蛋!」黃成功的怒吼聲,幾乎要震碎蔡鑫辦公室的玻璃。面對高分貝的轟炸,蔡鑫微笑著,絲毫不為所動,神色泰然,老神在在。

看到蔡鑫這樣的態度,黃成功更是氣得全身發抖,指著蔡鑫的鼻子,卻發不出聲音來。蔡鑫說:「老黃,我們都上了年紀,動怒會讓血壓飆高的。」黃成功過了好一會才回過氣來,瞪大了眼說:「蔡仔,你、你……竟然用這種手段,欺騙阿傻那個孩子。」

蔡鑫說:「別激動,我這樣做是為了大家好,我提出的阿傻計畫已經滿一年了,也該進到下個階段,咱們理念不合,就此拆夥吧。」黃成功咬牙切齒的說:「好你個蔡鑫,你竟然想過河拆橋。」

蔡鑫聳聳肩說:「我這叫釜底抽薪,把熱血過頭的傢伙給剔除,免得燒掉一整艘船。」黃成功說: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蔡鑫說:「我不打算跟一個會把錢分給傻瓜的傢伙合作。」黃成功罵道:「你才是傻瓜,無情無義還有無頭髮的死猴仔,阿傻幫我們賺那麼多錢,分他一點又如何。」

面對黃成功的怒罵,蔡鑫也不生氣,嘆了一口氣說:「是到如今,生米煮成熟飯,你多說無用,找個時間帶『我的阿傻』回你的破餐館,把他放在你那裡的衣服呀、鞋子呀,雜七雜八的收拾收拾,從明天開始,他就要永遠住在我這了。」黃成功瞪視著蔡鑫,眼裡就快噴出火似的。

蔡鑫接著說:「還有這個禮拜四照樣碰面,咱們把錢算一算,該你的一毛不會少,從此以後分道揚鑣。」黃成功罵道:「去你媽的,老子不去,你能拿我怎樣。」蔡鑫說:「不怎麼樣,反正你沒有我的鑰匙跟手印,你一塊錢也拿不到,我也沒差,反正我有阿傻,再開個戶頭,錢再賺就有。」

黃成功看著他的嘴臉,心中有無限的感概與悔恨。感概的是多年的老友,竟然為了利益反目,過河拆橋,絲毫不留情面;悔恨的是將阿傻帶進這複雜的世界裡,而且自己竟然與蔡鑫為伍,一度也享受著利用阿傻所帶來的名利。

黃成功神色陰晴不定,蔡鑫冷冷的說:「你就算不想配合也行,記得,沒有我的鑰匙跟手印,你拿不到錢。」黃成功長嘆一聲,揮了揮手,落寞的說:「罷了、罷了……」事以至此,他已經放棄抵抗了。

蔡鑫一聽,知道拆夥這件事已成,他心中竊喜,臉上卻不動聲色,面無表情的跟黃成功約定好一同到銀行的日子,然後就趕了黃成功回去。

離去之前,黃成功忽然想到一件事,他轉身問道:「阿傻現在人在哪裡?」蔡鑫皺眉說:「阿傻已經不關你的事了吧,我把他鎖在家裡,安全的很。」黃成功先是愣了一下,長嘆一聲,頭也不回的就離去了。他心中的悔恨,不是筆墨可以形容,阿傻又不是條狗,蔡鑫竟然用「鎖在家」這幾個字,根本不把阿傻當人看。

可是沒用了,任憑黃成功再怎麼懊悔,卻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,除了接受之外,自己什麼都不能做,走出學校門口,黃成功抬頭望向天,在心中自問:「我還能怎麼做,我還能為阿傻……做些什麼?」(未完....待續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墨傑 的頭像
墨傑

墨傑-

墨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旋魅
  • 老師 後面的自被咖擦掉了
    沒辦法看TAT....
  • 真的耶~~我調整一下

    墨傑 於 2012/11/15 22:26 回覆

  • 旋魅
  • 其實只有第一段後面被擋住了
    其他都可以看XDDD
  • 我調整好了~~^^

    墨傑 於 2012/11/15 22:26 回覆

  • 旋魅
  • 看完了...
    故事真是意想不到的發展= =...
    期待下集>///< ((晃尾
  • 新書要上囉

    墨傑 於 2013/06/13 08:3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