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【血之煉獄】 第四節-真實煉獄

天啊!眼前著這些女子,竟然將紅酒杯從下體往腹部劃上去,那力道之大,甚至有些人的杯子因此碎掉了。我驚嚇的呆住了,溫熱的血漿,噴濺在我的臉上、身上,甚至有一些還噴進了我的嘴裡,我直愣愣著無法動彈。

那些女孩子從下體到腹部,一片血肉糢糊,不斷的湧出鮮血。但是,那一道深得足以讓臟器都掉出來的口子,似乎還不能滿足鍾離魅的期待……這惡夢,還沒有結束。

鍾離魅的聲音又再次響起:「我愛妳們!妳們都是神選中的子民。來,還差一點點,讓大家都得到救贖。」

原本,一些女孩子因為失血過多而倒在地上,當她們聽到鍾離魅的話,就像是活屍一樣搖搖晃晃地爬起來,嘴裡還是唱著詩歌,又再次拿起破碎的杯子……

「不!」我像是要把聲帶給吼碎一樣的喊著。

我的聲音並不能阻止她們的動作,她們笑著、唱著,然後將那條原本到肚臍的傷口,更為延長,一直劃到了胸口,有的女孩甚至劃到了喉嚨,才心滿意足的倒下。

我看著倒在血泊中女孩子,有的已經在抽搐著,有的甚至兩眼翻白了,即便她們都已奄奄一息,但是嘴裡仍然唱著詩歌。血液就像噴泉一般從女孩子的身體湧出,那恐怖的畫面不是筆墨能形容的。

鍾離魅的聲音輕柔且充滿媚惑,他說:「鮮血是上帝釀的紅酒,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紅酒。各位!最香甜甘醇的紅酒就在眼前,一同分享吧!」撒旦的呢喃聲,正誘惑著眾人去偷嚐禁果。

會場內的人,全都似笑非笑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女孩子。忽然間,一個十八、九歲的年輕女孩,奔了過去。她趴在地上,嘴一張,竟然就湊過去舔著地上的鮮血,緊接著,所有人都往地上的那些女孩子撲了過去,從那些女孩子的腹部、脖子、甚至是下體,瘋狂的吸吮著……

「好喝嗎?這是不是很甜美呢?」鍾離魅聲音高亢的說。

眾人齊聲說:「很甜美!」

鍾離魅說:「還想不想要品嘗更多美酒呢?」

「想!我們想。」會場內的聲音響起震耳欲聾的嘶吼聲。

鍾離魅說:「看哪!我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有著美妙甘醇的紅酒,我們一起歡娛的品嘗吧!」

眾人發出歡呼聲,然後敲碎了桌上的紅酒杯,拾起碎片,就往自己的身上劃去。有的人劃著自己的手腕,有的人劃著自己的胸口,然後互相舔舐著彼此的血液。就像是一群吸血鬼般,瘋狂的追逐著血液。

眼前的畫面,讓我感到極度的噁心,我轉身想走,卻瞥見麥教授蹲在地下,雙手抱著頭,不停地尖叫著。他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,出現瘋狂的嗜血舉動,不過可以看得出來,他已經處於崩潰邊緣。

我奔過去將他拉起來,低聲說:「麥教授,我們先離開這裡。」

這時,鍾離魅忽然指著我,大聲說:「那人的身上,流著芬芳無比的紅酒,別讓他溜走了,這樣大家都喝不到了。」

他話剛說完,我暗叫了一聲:「糟!」我連忙拉起麥教授就往外衝,不過為時已晚,一個相當年輕的女孩子,已經擋在我的身前。她帶頭向我撲過來,我怒喝:「走開!」

我一面說著,左手用力將她撥開。忽然間,一陣劇痛襲來,手掌竟然已經被那女孩給咬住了。我大吃一驚,連忙甩開她,只是這麼一下子時間,其他的人就趁隙撲了過來。

我將麥教授拉到身後,踹倒了首先衝過來一個肥胖男子。卻沒想到剛剛被我甩開的那女孩,這時竟然抱住我的小腿,猛力的咬下去。我腳上吃痛,大聲說:「放開我!你們瘋了……」

話還沒有說完,左右兩邊就衝過來好幾十個人。他們臉上、嘴角上都是鮮血,似笑非笑、雙眼發直,模樣相當可怕。這些人的狂態,就像是一群渴望血腥的活屍,瘋狂地抓著我、斯咬著我。

我身上的西裝已經被扯的殘破不堪,手臂也被咬了好幾口。我吸了一口氣,用力揮了幾拳,擊中幾個人的鼻樑,那些人登時鼻血直流。照理說這幾拳的力道,足以讓一般人暈眩了,不過被我打中的那些人,似乎一點也不在乎,繼續攻擊著我。

「地獄,這裡是無間地獄……」我的背後傳來麥教授歇斯底里的叫聲。

我轉頭一看,他正被一群失控的人給圍了起來。我情急之下,下手也顧不得輕重了。我用大喝一聲,踢翻了好幾個人,奔了過去,一把拉起瑟縮在地上的麥教授,頭也不回的往外衝去,奔沒幾步,眼前忽然閃出幾條人影,擋住了去路。

五個穿著燕尾服的侍酒師,在前方一字排開來,笑吟吟地擋在我們的前方,每個人的手上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。我不由得暗暗叫苦,我好不容易才甩開那些瘋狂嗜血的傢伙,現在檔在前面的,卻更加危險。

「麥教授!你現在相信地獄了嗎?」鍾離魅柔聲說著。

 

麥教授似乎被嚇傻了,喃喃的說:「我信了,這裡就是地獄……」鍾離魅續道:「麥教授,你身邊的人都是餓死鬼,他們要來吃你了!」我對著鍾離魅吼著:「別煽動人心!這世上沒有鬼……」話還沒說完,我忽然感覺後心一痛,緊接著眼前一黑,跪了下去。

我緩緩轉頭,看見麥教授雙手握著玻璃杯的碎片,那碎片上還滴著血,我喘著氣說:「麥教授!你瘋了嗎?」麥教授神情呆滯的望著我,他喃喃的說:「你是惡鬼!你要帶我去地獄……」

麥教授的這一刺,來得太過突然,雖然沒有傷到要害,但是傷口很深,我痛得幾乎暈了過去。

鍾離魅輕柔的說:「麥教授,你做的很好,你面前地獄的惡鬼已經奄奄一息了,再加把勁,讓惡鬼永遠消失吧!」麥教授眼睛盯著我直發楞,說:「是啊,我要殺了這惡鬼……」他一面說,一面舉起手中的玻璃碎片,就往我頭頂刺來?

我跪在地上喘著氣,心中已經有了盤算。就在他手中玻璃碎片,距離我腦袋不到三十公分的時候,我猛然向後一倒,腦袋重重的撞在麥教授的肚子上,麥教授悶哼一聲,整個人弓了起來,我順勢將就將他揹了起來。

鍾離魅怒道:「快,快阻止他!別讓他帶走麥教授。」

那幾個侍酒師一聽,全部往我這邊衝來。我大喝一聲,奮力地往前衝,那幾個侍酒師雖然手上都拿著刀子,但似乎都怕傷害到麥教授,都用空手來抓我,我靠著一股蠻勁,撞開了他們的包圍,直奔出口處。

就在這時候,肩膀上的麥教授,忽然變得面目猙獰,張口向我咬來,我吃了一驚,急忙側頭避過,腳下卻也一緩。就這麼耽擱了一下,那幾個侍酒師已追了上來,拉住了麥教授的衣服,將他從我的背後給扯下來了。我知道以現在的狀況,是沒辦法救回麥教授了,於是我牙一咬,推開了大門,就往往外狂奔,一路上我不時回頭看,說也奇怪,並沒有人追過來。

因為品酒會的會場,就在市中心附近,所以我一逃出來,繞過了一條大街,就到了一個人來人往的百貨公司門口。我滿身是血的喘著氣,行人全部用驚恐的表情看著我。我大喊:「報警……快點報警!」

我背後的傷口很深,血不斷地滲出來,再加上剛剛狂奔了好一段路,現在的我,只覺得天旋地轉,我背靠著百貨公司的電視牆,幾乎快要站立不住。

過了一會,警車以及救護車的鳴叫聲傳來,我看見幾個醫護人員,抬著擔架奔了過來。我用我僅存的最後一點力氣,喊著:「死了很多人!快去救他們,地點在……」(待續~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墨傑 的頭像
墨傑

墨傑-

墨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